我等平时都是给皇家贵族看内急疾

www.99hg.com手机端 admin 浏览

小编:李林终于反应过来,侯宇,还是那么冰冷的声音,李林早已经习惯,但是侯宇说的话可是一条劲爆的新闻,李林真是情不自禁的跳了起来,惊叫道什么!曹操死啦! 侯宇冰冷的声音传来

李林终于反应过来,侯宇,还是那么冰冷的声音,李林早已经习惯,但是侯宇说的话可是一条劲爆的新闻,李林真是情不自禁的跳了起来,惊叫道”什么!曹操死啦!”
 
    侯宇冰冷的声音传来,说道“我手上的便是曹操所拿佩剑倚天!”
 
    平常把,要是别人递上来的东西,都是方方下去接着,然后拿给李林看,但是这一会,可是侯宇好不容易的单膝跪地,奉上曹操的佩剑,哪里还用方方,李林三步两步就走到了侯宇的面前,飞速的拿起侯宇端着的倚天剑。
 
    “唰!”李林将倚天剑从剑鞘中拔了出来,锷边霜凛凛,匣上风凄凄,李林可算是体验到了这句话的意思了,剑刃犹如宝镜,李林的脸映在其上清晰可见,剑锋寒气逼人,不用,便知锋利无比,吹毛立断,剑刃与剑鞘碰撞的声音,清脆无比,隐隐之间,还透着喊杀之声,着实让李林一震。
 
    李林呲着牙,兴奋不已,不禁赞叹道“好剑!不愧是上古的宝剑,倚天啊!”
 
    乐了一会,一低头,一看侯宇还跪着呢,李林赶紧给侯宇扶了起来,调笑道“呵呵,sory嗷!我激动了半天,倒是把你给往了!”
 
    朱灵一见到倚天反射的寒光,便已经确定了这把剑的这内,曹操一直是倚天剑不离身的,看来杀神侯宇所说的没错,曹操定然是死了,落到了杀神侯宇的手里,世间又有几人能够活着回来。
 
    朱灵立即问道“侯宇将军,某明明已经将曹操放去南方颍水,为何曹操会死在血杀的手里呢?”没有悲伤,死了就是死了,自己既然已经认定了李林,那么从今以后就定然会以死效命,不再背叛,只是有一点惋惜,明明知道曹操活着便回事自己的敌人,朱灵还是不愿意看到一代枭雄,就这么死了。
 
    侯宇冰冷的说道“我就在南边!血杀营分为两拨,许昌东南,西南两处!”说完这两句话,侯宇也不愿意多说了,而朱灵也没有多问,看着侯宇那张冷冰冰的脸,自己想问的话,就直接咽了回去,对李林拱手道“主公,末将告退!”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,朱灵立即回身离开,而李林则是在那里,玩弄着倚天剑,不停的说道“死了,曹操就这么死了,真是……”李林无奈摇摇头,侯宇的话李林是不会怀疑的,也不会多问,每次血杀营办事,侯宇都会只告诉李林一个结果,从来不说过程,但是每次都不会让李林失望,李林相信,这一次也是一样,侯宇说曹操死了,那么曹操定然是必死无疑了。
 
    本来是盼着曹操死的,但是真的确定曹操死了,李林倒是有觉得可惜,自言自语道“一代枭雄啊,就这么死了,这个世道啊,他娘的,要不是自己来了,人家现在估计早就打败袁绍,同意北方了!”
 
    李林一边嘀咕着,一边回到了天子的座位上,第三次坐上来,已经没有了一点的不自在,对还在站着的侯宇说道“说吧,你要啥?还弄得这么正式!把我都给吓一跳!”侯宇还没走,这定然还是有话要说,以前侯宇可都是每次说完事情,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走了。
 
    侯宇冰冷的说道“曹操也算是一代枭雄,应该有这样一个正式的场面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他可是没有想到这根本没有啥感情的侯宇,竟然还能这么想,侯宇又说道“在许昌俘虏的所有曹军俘虏,我都要了!”
 
    李林还在琢磨着,下意识的一点头说道“嗯!”但是随即,李林便立即发现了不对,说道“等一下,你说啥?”
 
    侯宇哪里敢李林听没听清,说道“好,你同意了!”说完,便甚至一转,直接出了正殿,在正殿门外等候的血杀营将士,看到侯宇出来,也是立即站直身子,跟随着侯宇离开。
 
    侯宇离开,而身后则是产来了李林的嚎叫声,李林那是相当的后悔了,立即大喊道“喂喂喂!我可没答应啊,许昌的俘虏可是要有近万人啊,都给你,有没有搞错,我没答应!”许昌的俘虏,人数不算多,可是也不算少啊,怎么说也要有个几千,而且能够在曹操身边守卫老窝的士兵,那可都是精锐中的精锐,甚至比自己的幽辽军精锐战力还要强上不少啊,怎么都能给侯宇那个变态来训练,那不是给的快,死的更快,自己都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。
 
    “你这个嘴啊!”李林看着自己的巴掌,还是没有下得去手,没想到自己一个疏忽,竟然把自己这一战的收获交代给侯宇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还在后悔这自己的破嘴,忽然一名士兵飞跑了过来,气喘吁吁,焦急的对李林说道“主公,医治赵云将军的医生说,赵云将军无法止住献血,已经无能为力了!”
 
 第四章 缝合伤口(1)
 
    “什么?”许褚皇宫的正殿之中,传来一声惊叫,随即一个黑影便从正殿之中,飞奔了出去,身后跟着数人。
 
    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!”传来这一连串叫喊的当然不是别人,正是我们的大汉辽侯,许昌现在的主人李林,听闻了一声对赵云的病情没辙了,李林当下就是疯狂的怒吼一声,跑去见医生,一到门口,李林便看见一声正在手忙脚乱的按压着赵云巨大的伤口,而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来,赵云的伤口已经流血不止。
 
    李林立即冲进了屋子,惊叫道:“怎么回事,怎么会流血不止呢!”本以为这个医生这么装逼,李林还以为他很有能内,没想到也是一个废物。
 
    医生一边按压着赵云胸前硕大的伤口,一边对李林说道:“刘和,不知为何,我的止血药竟然对这位将军不起作用,我就算是细心包扎,此为将军任然几个血外流,某着实没了办法,眼看着这血就止不住了!”
 
    “没用的东西!”李林大骂一句,立即冲上来,帮助医生按压赵云的伤口,李林也是在军中多年,这一点手法还是会的。
 
    看了看伤口,包扎的绷带已经阴湿的通红,李林已经,轻轻揭开了包扎的绷带,一看血红的伤口还在长着大嘴,李林猛然已经,随即便对医生说道:“这么压着怎么能行,这么大的伤口,多少止血药也没用,包扎更是止不住外流的血液,刚才有盔甲压住还好,现在盔甲卸下,眼里全无,当然止不住血了,不行!直接缝上才成!”李林也是征战多年,但是说实话,李林并没有经受过军队对底层的艰辛险阻,想赵云这样重的伤势,这是因为赵云乃是幽辽军重要的将领,如若不是,早就已经不会有人救治,而是直接把他跟死人放在一块了,虽然他还有气息。
 
    医生听了了的话,差一点惊讶的松开手,李林竟然说缝上,这是什么意思?医生惊讶的问道:“什么!缝……缝上……”
 
    “对,缝上!”李林呵斥道:“难道你们平时没有处理过这样的伤口吧?”
 
    医生呆滞了一下,很是羞愧的说道:“这……我等平时都是给皇家贵族看内急疾,虽然也为将士们看过伤势,但是大部分都是箭伤,这样的伤口,着实很少见到!”
 
    李林立即没好气的骂道:“他娘的,就会吹牛逼!那你会不会缝伤口!”
 
    “缝?”医生呆滞的摇摇头,一时根本没有听说过李林的手法,二也是被李林强盛的气势给吓到了。
 
    李林立即回头看向几名护卫,呵斥道:“你们呢!会缝伤口吗?”
 
    随即李林立即喊道:“赶快给我叫刘艾来,顺便再给我找一些冰块止血!”
 
    “诺!”护卫看到李林恶狠狠的样子,赶紧跑出了门,为李林准备。
 
    李林继续帮助医生按压着赵云的伤口,李林忽然赶到自己刚才是不是有些过火了,人家也只是一个医生,救死扶伤是人家的本分,救不活,也不是人家的过错,所料李林长呼了一口气,对医生说道:“难道你们从来都没有缝合过伤口吗?”
 
    医生愣了半天,好似想起了什么,转而对李林说道:“老夫好似听说过,春秋时期,神医扁鹊以及几名徒弟,每当伤患伤口过大,血流不止之时,方能一针线缝合伤口,以震住血脉!而我朝民间,听说也有一位神医,名叫华佗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华佗?”李林惊叫一声,问道:“华佗可在许昌?”李林心里想着,要是吧华佗给弄来,赵云可算是无事了,要是招揽自己麾下,以后若是将士们有什么大病也不愁没人治疗了。
 
    医生摇摇头道:“听说此人喜欢云游山水之间,没有听闻此人正在许昌!”
 
    “靠!”李林骂了一声,嘀咕道:“说了等于没说!”医生一听,赶紧闭住了嘴巴,不敢在说话了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bankersed.com/a/www_99hg_comshoujiduan/20180508/6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